独家|宇通卡车业务渐成形,比亚迪、中车忙扩张,2019国内客车竞业信息篇来了

早在2019年10月数据分析系列文章的前言篇,笔者便曾介绍到:竞业信息(Competition)其实是数据分析研究体系(Data Analysis & Research)的三大基础课题之一。细心的读者也一定留意到,在每个月的产品分析篇中,笔者总会把竞业信息与产品数据分析模块合并,因这都属于“数据研究”的一部分。

竞业信息是一种利用工信部“红头文件”(早年是发改委、经贸委)发布的官方信息,汇总分析而成的行业新闻,主要包括目录企业的新增、交易、变更与扩展,例如新设立车企或资质升级(“低速汽车产企业-民用改装车生产企业-汽车生产企业”的三个层次),或者企业名称、注册/生产地址、法人、商标、企业代码、目录序号变更,生产资质的范围扩大与撤销等。这些信息其实更有产经新闻的意味,不过毕竟关心产业的人有限,公众亦不会对其产生兴趣,但对于企业家或经营决策者们而言,却更需要这种竞业信息的定期输入与汇编,同时在车企内部,也可提供相应的支持。例如,笔者近期在某公告申报群中也遇到一类问题,即某改装厂在车辆招标时,客户需要提供车企“有史以来”所有的变更信息和对应的官方文件出处,比较诧异的是全国数以千计的车企人员竟无一答出,最后笔者利用自制的“汽车生产企业目录数据库”为其解了围,这可能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这种积累性工作的切实意义。

以下对属于2019自然年跨度的工信部第316批至326批红头文件进行摘录与汇编,主要对象是涉及大中型客车生产的汽车企业,以飨读者。

宇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作为大中型客车当之无愧的龙头企业,尽管国内市场出现下滑势头,但宇通客车在2019年依然是业内最瞩目的明星。不过历经多年领跑,宇通在完成对客车市场的事实性垄断后,也开始有时间、有精力、更有资源与条件去逐步实现早年的一些构想。比如,尽管宇通早年构思的日系轻客因政策变迁而搁浅,但如今随着新一代商旅客车CL系列的推出,宇通的“轻客梦”业已实现。宇通以客车产品思维和对载客运输市场的深度理解,打造了一款不依靠任何国外原型车的自主轻客产品,汇集欧系长头结构、全冲压模具件和客车式骨架结构等多种元素于一身,同时用“底置行李舱”打造了与众不同的卖点,现已形成CL6(ZK6601D5Y/1,16+1座)和CL7(ZK6741D5Y,19+1座)两款细分产品,对6-7米中高端座位市场形成强烈冲击。

同时,宇通当年也曾怀揣“重卡梦”,尽管早在2002年就经历过湘火炬收购战役,但出人意料的是,宇通真正切入重卡领域却是借力新能源电动化的东风。2019年2月第316批红头文件,工信部同意整车类第第166号的江苏天洋集团有限公司变更为郑州宇通集团有限公司,注册地址河南省郑州高新开发区长椿路8号,生产地址河南省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前程大道366号,法人代表汤玉祥,产品商标变宇通牌。在随后的公告中,宇通集团申报了一款18吨纯电动重卡,尽管可看出东风资源的借用,但宇通却实实在在取得了另一张整车企业目录。至于交易对象的江苏天洋集团,则是2017年9月工信部第300批,由低速车企业江苏跃进农用车有限公司升级而来的商用车整车生产企业。其实天洋已有一个民用改装企业资质,即第(十)64号的镇江天洋公司(前身镇江客车厂,江天牌,ZKJ系列),当年的升级之举似乎也是为了做大汽车产业的信号,但这张ZKH系列的整车目录也最终变身为宇通集团,成为宇通切入卡车业务的“跳板”。

与此同时,宇通在2019年10月的工信部第324批新设立了专用车生产企业郑州郑宇重工有限公司,注册和生产地址都在河南省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宇工路88号。按照官方介绍,郑宇重工是2018年1月由宇通重工拆分出基础工程机械和矿用车业务、新注册成立的企业,主要包括多功能旋挖钻机、液压履带式强夯机、起重机、桥检车和矿用自卸车五大类产品。同时,其开发的纯电动矿用车YTK90E也初试啼声,除了多地的试用外,更在青藏高原获得了批量订单。

此前,宇通与卡车业务相关的则是2003年重组郑工集团、同年10月揭牌成立的郑州宇通重工有限公司,亦是宇通客车早年跨行业联姻的典型案例。2007年2月工信部第137批,民用改装类第(十六)30号的宇通重工成为新设立专用车生产企业,生产宇通牌、YTZ系列。业务调整后,宇通重工似乎已悄然变身“宇通环卫”,这样也和宇通集团的“卡车整车”、郑宇重工的“工程机械”和“矿用车”形成良好分工与互补,宇通当年的“重卡梦”践行的更加坚实与彻底。
不知不觉间,宇通已完成了卡车领域的第一轮布局,在客车王者地位日趋稳固的同时,宇通的2019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悄然之间便完成了“ZKH”、“YTK”的成立和“YTZ”的业务调整,这已是一家同时涉足多个商用车产品领域的大型企业集团。

金龙中通“换人忙”

2019年10月工信部第324批,厦门金龙法人代表由谢思瑜变更为刘志军。12月工信部第326批,厦门金旅法人代表由吴文彬变更为彭东庆,中通客车法人代表由李树朋变更为孙庆民。

2019年对于广大客车企业是难熬的一年,亦是一线企业“爬坡过坎”的关键时刻。中通客车的董事长孙庆民在重回企业后提出“二次创业”的目标,如今能让中通以骄人的成绩站在行业第二的高位,可谓功不可没。厦门金龙的刘志军此前曾是金龙车身公司的负责人,亦取得过优异战绩。金旅客车的彭东庆曾多年担任公司副总、常务副总,是媒体上的“熟面孔”。作为客车行业第一梯队的企业,大小金龙和中通在2019年完成法人代表变更,可被视为新一轮领导班子的定型,以及企业重新起飞的源头。同时,随着工信部对法人资质变更的再次放开,车企也有条件进行新一轮的“高层人事调整”,未来必将有更多的人员更替。

有趣的是,早在2006年12月原国家发改委第133批红头文件中,这三家企业便同时被许可生产A类客车底盘(车长>6米),并纳入整车生产企业管理,目录序号分别调整为厦门金龙第123号、厦门金龙第124号和中通客车第125号,这也是我国实行新一轮客车整车企业升级制度后,成功突围的第一批企业。

中车系的扩张

作为中车集团汽车板块的一块“金名片”,中车时代借势新能源,现已成为客车行业的一线企业。同时借助资产的力量,中车时代通过全资收购、参控股等方式保持了快速扩张的势头,现已在常德、无锡、重庆等地布局,在客车行业形成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中车系”。

2008年3月原发改委第163批红头文件,民用改装类第(十八)23号的湖南三一客车有限公司变更为湖南南车时代电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原三一牌、SYM系列变更为南车时代牌、TEG系列,地址变更为湖南省株洲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栗雨工业园,这也是株机所进入客车业务的首次尝试。2016年12月工信部第290批,南车时代升级为客车整车生产企业,目录整车第151号。2019年10月第324批,企业名称变更为中车时代电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进一步淡化地域特色,突出“中车”的特征。

数年前,看到同门兄弟株机所旗下的南车时代客车业务如火如荼,株机厂也萌生了进军汽车产业的想法,2015年2月工信部第269批,民用改装类第(十一)17号的宁波吉江汽车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浙江南车电车有限公司,原吉江牌、NE系列变更为南车牌、CSR系列。根据中车集团内部业务整合,2018年12月浙江南车成为中车时代的控股子公司,2019年5月第319批,企业法人由索建国变更为肖勇,更名后的浙江中车也为中车客车业务的重要一员。

2018年8月,中车时代增资扩股一汽锡客事宜完成交易,这也是中车电动在常德大汉项目后,直接参与的第二个客车项目。2019年1月第315批,民用改装类第(十)10号的一汽客车(无锡)有限公司变更为无锡中车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从齐艳民变更为刘凌,原解放牌变更为中国中车牌。同年9月第323批,无锡中车正式将一汽锡客时期的CA系列产品变更为TEG企业代码,这也意味着中车完成了对无锡中车形式意义上的统一,太湖客车正式走入历史。借此契机,中车电动也开始成为无锡公交的主要供应商之一。

银隆系的扩张

近年的银隆新能源也已成为客车行业中一支不断攻城略地的新兴力量,在主体的珠海广通汽车有限公司于2017年12月升级为客车整车生产企业后(整车第169号,广通牌、GTQ系列),银隆系依然没有停止扩张脚步。

2019年4月工信部第318批,成都广通汽车有限公司升级成为银隆系旗下的第二家客车整车生产企业,整车第180号,广通牌、CAT系列。同年12月第326批,成都广通地址变更为四川省成都市新津县金华镇新科大道168号(四川新津工业园区),正式启用成都基地。在近年的成都街头,已越来越多出现了银隆新车的身影,这也是成都广通投产带来的直接效应。

2019年4月,民用改装类第(十)02号的南京客车制造厂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南京广通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原雨花牌变更为广通牌,依然采用NJK系列,企业法人从居根忠变更为格力系的赖信华,地址变更为江苏省南京市溧水经济开发区新淮大道99号。南京广通项目的正式落地也与南京市场近年频繁购买广通车遥相呼应,亦是“建厂换市场”的最好体现。至于此前的南京客车制造厂,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生产军用雷达方舱,70年代开始生产客车及变型车,尤其擅长电力工程车,比如上图所示的用上汽跃进超越C系改装的多排载人工程车NJK5042XGCY1。

在银隆集团的中原布局中,洛阳项目始终是实施主体。2019年9月第323批,工信部新设立第(十六)112号的专用车生产企业洛阳广通汽车有限公司,广通牌、LGQ系列,地址河南省洛阳市高新区关林路2288号。值得注意的是,在随后2020年第一个批次的第327批中,珠海广通设立的非独立法人洛阳分公司正是借用了同一地址,银隆集团的这种目录资质操作手段亦值得其他车企学习。

比亚迪的扩张

作为国内主打新能源的车企,比亚迪在2009年7月与美的集团签署协议,整体收购美的旗下的三湘客车厂,同时落户长沙雨花工业区。2011年4月发改委第224批,整车类第79号的湖南美的客车制造有限公司变更为长沙市比亚迪客车有限公司,比亚迪第十九事业部正式踏上征程。在随后的十年中,比亚迪商用车业务实现了快速扩张,除了参控股一些外埠企业外(整车类第89号的广汽比亚迪,民用改装类第(二)04号的天津比亚迪、第(十一)16号的宁波比亚迪等),还设立了多个非独立法人的生产基地,例如河北承德、江苏南京、浙江杭州等分公司。2019年9月工信部第323批,比亚迪汽车工业有限公司新设立武汉分公司,地址在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横店前进大街72号,这也是其在华中地区布局的又一枚重要棋子。

五龙系的扩张

作为香港五龙电动车在内地投资的重点项目,目前客车行业也形成了所谓“五龙系”的三家企业。

2015年7月工信部第274批,民用改装类第(十一)06的杭州长江客车有限公司变更为为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企业法人由胡晓明变更为曹忠,产品从HZG系列变为FDC系列。此后,五龙集团携手旗下的简式设计,推出了一系列产品,包括高端商务中巴e·BOSS奕阁、高端长头中巴e·GLORY奕胜和城市客车e·ZONE益众三大商用车系列,同时规划了两种规格的轮边驱动桥,连同旗下的中聚电池,一举形成了在客车领域的全布局。2019年底,在工信部第325批和326批文件中,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升级为客车整车生产企业,目录序号第193号,这也意味着和此前获批的整车类第170号的杭州长江乘用车有限公司(长江牌、零跑牌,FDH系列)一起,杭州长江成为新势力车企中罕见获得“双资质”的民营企业。

此外,五龙电动还有两家民用改装类企业,即云南五龙汽车有限公司和贵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作为五龙电动在国内最早的试水,2014年9月工信部第264批,第(二十四)03号的云南美的客车制造有限公司变更为云南五龙汽车有限公司,成为“五龙系”的发端,目前云南五龙依然是港方与云南美的汽车产业控股有限公司各50%的合资企业。2019年4月第318批,云南五龙法人变更为姜安宁,同年12月第326批的产品商标变更为威驰腾牌。至于第(二十三)01号的贵州长江,则是五龙与贵安新区合资成立的企业,2017年4月工信部第294批由贵州客车制造厂有限公司变更而来(贵州牌、GK系列)。2019年12月第326批,贵州长江地址变更为贵州省贵安新区湖潮乡京安大道66号,法人代表变更为石显银,这也是五龙集团在西南地区的又一次尝试。(未完待续,敬请期待下篇精彩)

图/文:C3

本文原创,作者:编辑张靖,其版权均为提加商用车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tplus.com/bus/99934.html
17
编辑张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