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哪些车企易了主,哪些车企更了名?2019年国内客车竞业信息篇来了

作为商用车的重要组成品种,尽管大中型客车2019年未能取得市场端的突出表现,但行业却依然保持了“人来人往”的态势,有人偃旗息鼓,也有人悄然进场,这也许就是行业的魅力。
以下按时间顺序对其余的企业交易、变更等信息进行盘点。

2019年2月第316批

本批,民用改装类第(十五)25号的山东沂星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由余达太变更为姜良峰。2019年沂星只销往临沂交运20辆SDL6841EVG纯电动城市客车,惨淡亦经营。随着武汉扬子江汽车交易给中信建投,目前山东沂星已成为东湖新能源旗下唯一的客车生产企业,具备了“集中精力做聚焦”的条件。

本批,民用改装类第(二十六)17号的陕西跃迪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代表由吕洪涛变更为逯迎春。陕西跃迪前身为陕西省商洛汽车改装厂,生产秦东牌SQZ系列产品,2015年12月第279批交易给河北跃迪集团,启用跃迪牌。此外,跃迪集团还有第(十二)17号的安庆安达尔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安达尔牌,AAQ系列),以及非目录企业河北新宇宙电动车有限公司和河北聚乾电动车有限公司等。

2019年3月第317批

本批次,整车第99号的成都新大地汽车有限责任公司更名成都高原汽车工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由李子豪变更为安聪慧,企业地址仍沿用成都经济技术开发区(龙泉驿区)车城东七路366号。成都高原厂也就是吉利汽车的成都基地,目前主要生产帝豪牌SUV。

本次交易的新大地,前身是成都拖拉机总厂下属的成都大地汽车厂,生产大地牌、CDD系列轻中重型载货车,大中型客车和乘用类小客车及相应二类、三类底盘,是资质比较齐全的整车企业。1998年6月,李子豪旗下的广东顺德日新发展有限公司入主,与成拖合资成立成都新大地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企业代码更改为日新的缩写RX系列,开始了在汽车业的新一轮冒险。包括与西藏藏羚/韩国双龙、早期的永康众泰甚至牡丹客车都传出各种绯闻,并在2010年5月被央视曝光“非法拼装”,十堰和银川项目也折戟沉沙,企业日渐沉寂。此前吉利汽车曾借助收购东风南充DNC、成立远程汽车进军商用车行业,本次成都高原厂能否重启早年的客车业务尚有待观察。

本批,民用改装类第(十八)02号的衡阳客车专用车厂更名为衡阳智电客车有限责任公司,企业法人由李承德变更为刘小军,生产雁城牌HYK系列产品。2018年11月衡阳客车通过引入中国恒天资本,欲将其打造成恒天新能源南方基地,目前已由南京恒天领锐控股,变身为恒天系的又一家客车企业(此前已有湖北新楚风、江西百路佳),而有过安凯客车、南京金龙经历的汪先锋出任董事长。衡阳智电前身为成立于1950年的湖南衡阳客车厂,1996年更名为衡阳客车专用车厂,是“七五”期间国家客车重点生产厂,主要产品有60座前置柴油HY680大客车,50座空调柴油后置HY682H大客车,HY630轻型客车等产品,在长途客运和团体通勤领域有一定影响力。

2019年4月工信部第318批

本批,民用改装类第(三)19号的中机保定客车制造有限公司变更为中客涞水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企业法人由张东军变更为王建英,生产华北牌、HC系列产品。该公司深层次由设于开曼群岛的FUK TAI公司控制(典型投资公司结构),其旗下的北京福泰新能同时设有唐山兆丰机电和海天新能源,前者即为中客涞水大股东,后者则主要保有唐山客车,因此也不难理解产品上的“一脉相承”。

中客涞水前身为华北汽车制造厂,早期为国有企业,2000年1月与保定长城汽车合资组建长城华北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后转为长城配套的企业,2011年被全资收购,从此罕有提及。至于留下来的目录,早在2002年2月第11批变更为高碑店市中客华北汽车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1月第280再次变更为中机保定客车制造有限公司,地址变更为保定市涞水县经济开发区东区冲之大街102号,正式告别了此前“华北厂”的影子。

本批,民用改装类第(十八)24号的长沙佳利汽车有限公司更换为湖南猎豹特种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由钟新农变更为李昌斌,商标从湘陵牌变更为猎豹(LEOPAARD)牌,继续沿用XL系列。这也是湖南猎豹在将原整车118号的湖南长丰汽车交易给广汽后的二次创业,除了新设立的湖南猎豹LBA、交易YZK的安徽猎豹外,本次的猎豹特车XL也是猎豹企业的重点布局方向之一。

至于长沙佳利的前身则是湖南省社会福利专用车辆厂,由湖南省福利总公司于1985年成立,属民政系定点生产企业,早年生产湘陵牌XL6580、XL6600、XL6700和XL5030等产品,更以仿丰田Previa“大霸王”的XL6470轻型客车而知名,这是一款以湖汽HQC6450为基础的二次改装车,可选丰田3Y、4Y发动机,不仅保持了外观的形似,“内芯”也是日本原装。

本批,民用改装类第(十四)32号的江西之信汽车有限公司迁址为江西省萍乡市安源区安源经济转型产业基地。作为浙江之信集团的旗下企业,江西之信是2018年7月第309批从第(六)22号的辽宁超越汽车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异地重组而来。之信集团作为一家金融型企业,去年年底传出“爆雷”,旗下的江西之信、遨游动力也已停产,甚至有投资者找到笔者咨询此前在之信的投资何时能取回,故而此类企业也印证了一点:看似良心,其实居心叵测。

2019年5月第319批

本批,整车第58号的福建新福达汽车工业有限公司企业法人由赖雪凤变更为叶宇亮。据了解,去年新福达进行了一系列法人变更,包括昌龙汽车附件、鑫美达零部件、帕特零部件、九龙座椅等旗下子公司都进行了改革,这也可看做是新福达的一次集权过程。在新能源普及、整车企业大量涌现的背景下,作为客车行业主要的三类底盘生产企业,新福达也失去了早年的先机。目前看来,简单的从“坐商”到“行商”已远远不够,新福达更需要吃透当下的政策,毕竟对于大中型客车行业而言,只有升级整车厂才是唯一出路,这必会导致三类底盘的减少。

本批,民用改装类第(十四)14号的江西宜春客车厂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由邹克琼变更为奉孝君。此前,上市公司江特电机曾控有两支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包括本次的宜春客车,以及整车类141号的江苏九龙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然而随着去年年底江苏九龙的股权交割完毕,江特电机已彻底退出,而中宜客车也成为其仅有的一家新能源汽车企业。考虑到宜春拥有世界最大的锂矿山,是著名的“锂都”,因此保有上游资源也是介入新能源产业的一法。

2019年6月第320批

本批,整车第104号的东风云南汽车有限公司地址变更为云南省嵩明县杨林经济技术开发区空港大道6号,法人代表由杨少杰变更为罗元红。东风云汽早年是东风集团和湖北明想集团的各50%合资企业,2017年引入云内动力股份,以便企业更好在西南地区开拓。去年东风云汽的单一车型EQ6608PA5便销售451辆,甚至超过很多知名企业的全年销量,因此是比较典型的中巴型企业。

本批,整车第126号的河南少林客车股份有限公司企业变更为河南省荥阳市豫龙镇康泰路513号。作为曾经的“中巴王”,少林客车曾以近万辆的年度销量位列行业头排,也是大小金龙和中通后、第4家升级为整车企业的大中型客车企业,彼时企业位于荥阳市京城南路001号,在随后的发展中受到周边商业的限制,因此企业在2.5公里外的东侧启动了搬迁项目。不过近年少林客车略显沉寂,企业销量下滑速度惊人,去年只有不到150辆的销售记录,与巅峰时相比要退步很多。几年前笔者甚至亲自听到了“少林被某企业收购”、“买某品牌就是买少林”的销售话术行为,我们也祝愿少林客车能借助本次企业迁址而重振雄风。

本批,民用改装类第(二十三)08号的贵州贵航云马汽车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企业法人由宋海华变更为薛东方。此前的云马飞机制造厂有中航系背景,然而随着中航不再发展汽车业务,目前公司改由陕西聚元创优科技控股。

2019年7月工信部第321批

本批,整车第3号的东风特种汽车有限公司生产地址由湖北省十堰市白浪中路51号变更为湖北省十堰经济开发区龙门沟工业园龙门大道1号。东风特汽超龙客车2019年销量高达3600辆,尽管比巅峰之期要有缩水,但依然是东风系中表现最好的企业。东风特汽同时是特种客车的主要生产企业,其利用东风卡车驾驶室生产的一系列“外观粗犷、动力强劲”的“卡客车”令人印象深刻。

本批,民用改装类第(十)25号的苏州益茂电动客车有限公司变更为上驰汽车有限公司。在中国新能源“十城千辆”的起步时期,苏州益茂由海归博士陈恒龙对企业进行企业股权改制,并进行了一系列新能源零部件布局,包括储能装置和电控系统。如今企业法人也变更为董明钦,目前由碳博士(美股上市公司)控股。至于苏州益茂电动的前身,则为张家港市轻型客车厂,即广为人知的东鸥牌ZQK系列产品。

本批,民用改装类第(十)106号的江苏国唐汽车有限公司更名为国唐汽车有限公司,企业法人由王海荣变更为张新中,生产钻石牌SGK系列产品。国唐汽车是中国信科CICT集团投资的新能源汽车企业,由烽火科技集团与大唐电信科技联合重组而来,目前股东包括高鸿股份、悦达集团等。国唐汽车前身是江苏省盐城市建湖县招商引资的江苏登达汽车有限公司,早在2013年1月第244批由第(九)16号的上海光辉客车厂有限公司跨地域重组交易而来,厂址位于建湖县高新技术经济区南环路88号。目前国内知名的通讯商里,中兴智能ZTE已经通过收购珠海广客GZT资质、成功入围整车企业队伍,而烽火和大唐重组后的中国信科也通过江苏国唐切入新能源汽车领域,纷纷成为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领域的布局企业。至于产销规模和盈利水平无忧的华为,能否、或何时进入汽车行业,也是圈内津津乐道的话题。

2019年12月第326批,整车第144号目录的江苏卡威汽车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江苏华梓车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由孟明华变更为朱晨玲。目前华梓车业仍然是一家颇具神秘色彩的企业,而江苏卡威则知名度高一些,前身是民用改装类第(十)46号的张家港市江南汽车制造厂JNQ,2013年7月第250批交易变更为江苏卡威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2015年278批升级为整车企业。而卡威原本是一家以皮卡业务著称的企业,但其收购的江南汽车JNQ只有M类资质,无法生产N类皮卡和载货汽车,因此卡威被迫“借壳”洛阳一拖,合资生产福德牌LT系列皮卡,并与悍马传出绯闻。在2015年新能源大潮中,卡威也曾造过一系列客车产品,比如当时异常流行的6米大海狮、万宝欧系轻客,以及与常州格维创联合作的模块化8.5米公交车等,但都成往事。另,卡威还有一张民用改装类目录第(十)19号的江苏卡威专用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是2009年8月194批收购镇江市电站辅机厂资质而来,生产卡威牌KWZ系列的3字头自卸、5字头专用和9字头半挂车,但并不是其主营业务。

2019年8月工信部第322批

本批,整车第89号的广州广汽比亚迪新能源客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由陈汉君变更为陈道宏。公开资料显示,陈道宏此前是广汽丰田公关课课长、广汽菲克执行副总裁,后调回广汽集团工作,担任经济运行本部副本部长兼经营管理部部长,升任集团总经理助理级高管。

2019年9月第323批

本批,整车第102号的潍柴(重庆)汽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由韩黎生变更为丁迎东。潍柴重庆即英致汽车Enranger,是潍柴集团最早进入乘用车行业的企业,2015年6月第273批由重庆市嘉陵川江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变更而来。至于嘉陵川江的前身则是渝州汽车厂,是重庆地区重要的客车和载货车生产企业。

2019年10月第324批

本批,整车第118号的福建天际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设立非独立法人的绍兴分公司,注册地址福建省泉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中国泉州汽车基地一号路三号,而生产地址则位于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沥海镇云帆道8号,这是天际汽车绍兴工厂投产的重要信号。同年12月29日,天际汽车ENOVATE首款SUV车型ME7量产下线,而稍早些时,更为人知的则是由东南汽车DN代工的电咖汽车Dearcc轿车EV10。至于天际汽车的前身,则是西虎汽车工业有限公司,生产西虎牌QAC系列产品,更早则是福建八闽汽车总厂,生产八闽牌CJY系列(中国金燕,ChinaJinYan)、BM系列产品。

本批,整车第58号的福建新龙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企业法人代表由邱志向变更为王艺宏。作为福建龙岩的一家整车企业,此前曾传出国能汽车借壳上市,企业也曾一度变更为NEVS的下属公司,然而随着整车第176号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责任公司GNE的设立,“借壳”之举也不再需要,新龙马也重新回归。目前新龙马由福汽、龙马工业主要控股,NEVS、五菱柳机和枭龙汽车等单位参股,主要生产启腾系列乘用车、福建牌客车、越野车和载货车等。
本批,整车第118号的四川现代汽车有限公司企业法人由孙振田变更为殷文,在325批中也有记录,笔者此前已在文章中有介绍,不再赘述,参见(独家|中通申报了新式13米三轴客车,重汽新品有3款,325批客车公告还有哪些亮点?)。

后记

至此,笔者利用一个系列完成对2019年大中型客车竞业信息的盘点,包括诸多企业的业务变更、扩张和人事调整,以及诸多整车企业的涌入,它们共同导致了客车行业格局的新一轮变化。

任何行业都是“有红就有黑”,有些信息看似只是一条简单记录,背后却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新闻,也由此衍生出各种产业故事,在各种场合流传。当然我们无法做到每次都是亲历者,但却可以做一个忠实的记录者,用客观、理性的文字记录发生的一切,或许这也是对产业的一种贡献。(完)

图文:C3

本文原创,作者:编辑张靖,其版权均为提加商用车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tplus.com/bus/101164.html
16
编辑张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