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卡车行业政策-正文

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下),带您看看今年自卸车销量王者到底是谁

在上一期的文章中(详见:上半年销量大增,重卡自卸仍占大头,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上)),从行业和主销车型的角度,为大家简要分析了今年1-7月国内自卸车市场。而今天,从动力类型和具体企业销量数据上,再带大家看看国内1-7月自卸车市场的发展趋势。

柴油自卸车强势不减,新能源发展势头不及预期

在五大货车基本型中,自卸类的汽油、天然气和新能源动力只有合计0.5%份额、一千余辆销量,而柴油动力则以99.5%占比成为各大类中的份额最高者。在替代燃料和新能源得到快速发展的今天,柴油动力的强势也充分表明,在当今城市基建工程中,柴油自卸车依然具有无可替代的地位。

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下),带您看看今年自卸车销量王者到底是谁 - 第1张

具体看,今年1-7月的柴油动力合计销售28.81万辆,占有绝对份额领先。在排放切换之年,国五排放的柴油车首当其冲成为上半年的绝对热销产品,合计销售27.1万辆、占比94%;而7月1日才开始执行的国六排放,在北京、陕西、山西、四川等地出现了提前响应,合计销量1.73万辆、占比6%。

在其他燃料类型中:汽油和天然气动力分别为0.06和0.07万辆,分别偏重于汽油小卡和天然气重卡,而且具有明显的区域特征:前者基本集中在河北省,后者则以山西省为主。新能源动力合计0.04万辆,BEV和FCV销量均在200辆左右,HEV仅有1辆销售记录。从市场端实际反应来看,目前NEV自卸车距离“好用”还有较大差异,定性为“能用”更为贴切一些。考虑到城市基建工程的土方运输更强调单车运载能力,无论BEV还是FCV的储能系统都要额外增加2吨以上,相当于有效载质量减少15-20%,近来大热的换电式补能也无法避免根本BUG。可见对于专门以货物运输为目的的N类货车而言,如何在有效载质量和储能系统质量间寻得平衡依然是核心问题,这不仅涉及车辆技术性能的提升和改变,运力结构的调整、盈利模式的创新,甚至行政力量的参与都是影响新能源自卸车推广的关键因素。

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下),带您看看今年自卸车销量王者到底是谁 - 第2张

从轻中重卡三大类型来看,由于“非柴油”动力整体只有0.5%的占比,因此各类型都没有太大份额,相对而言各具特色:轻卡类自卸车的汽油动力占比0.8%、接近一成,这也是所有“非柴油”细分市场中份额最大者;中卡类由于总销量有限,整体来看属于“被遗忘的角落”,天然气和新能源分别为0.2%和0.01%占比,可以忽略;重卡类自卸车则具有最高的天然气和新能源占比,分别为0.35%和0.18%,符合N类货车电动化需率先关注重型商用车的观点。总体来看,NEV在自卸车上的发展尚不如预期,尤其需要市场端的消费理念转变与提升。

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下),带您看看今年自卸车销量王者到底是谁 - 第3张

对今年1-7月市场主销的新能源自卸车进行简述。

  • BEV包括换电式和慢充式两大技术路线:前者以北奔重汽ND3310DBXJ7Z02BEV为代表,合计55辆,主要销往河北邯郸、唐山这些钢铁重地;后者则以宇通集团ZKH3310P6BEV为代表,合计40辆全部销往河南郑州本地。这也隐含了当前市场的真实选择:钢厂、物流园之类的场地用车更强调“人停车不停”的高效率作业,因此换电式是最佳补能方案;而城市基建的渣土运输则对效率敏感性略低一些,常规慢充也能满足客户的基本需求。
  • FCV只有开沃旗下南京金龙NJL3311ZHJFCEV一款车型销售记录,合计183辆,销往山东青岛173辆和内蒙古鄂尔多斯10辆。在FCV自卸车领域,虽然车企热情高涨,市场端敢于吃螃蟹的客户却十分稀缺,更有赖于当地氢能配套产业的发展情况。

福田陕汽重汽位列三甲,飞碟南骏柳汽产品资源更集中

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下),带您看看今年自卸车销量王者到底是谁 - 第4张

从主要企业集团来看,今年1-7月销量过万者恰好构成TOP10,前十家合计销售23.46万辆、占比81%,充分代表自卸车的行业发展现状。具体看:

  • 福田系以4.58万辆、15.8%新车份额成为行业头名,包括北汽福田3.49万辆和合资公司福田戴姆勒1.09万辆。从销售结构可知这是“轻多于重”的典型代表,福田瑞沃金刚系列有不错的市占率,除了优势的轻卡外、也有18吨及以上的延伸;福田戴姆勒则聚焦于多轴重型自卸车,尤其在31吨上有优异表现。二者分工明确、互补性极强。
  • 2-4万辆可视为第二集团,包括陕汽集团、重汽系、上汽系和一汽系。具体看:陕汽集团实际分为德龙和轩德两大谱系、亦可视为“企业集团”,合计3.61万辆、新车份额12.5%,基本都是重卡类。重汽系主要包括五大整车厂,合计3.51万辆同样以重卡为主,兼有0.3万辆轻卡和0.26万辆中卡。上汽系合计2.77万辆,包括上汽红岩2.55万辆和上汽大通跃进0.22万辆,其轻卡部分均由后者贡献,主要是跃进开拓X100系列。一汽系合计2.56万辆,同样以重卡为主,还包括少量的一汽青岛和一汽柳特。
  • 1-2万辆的五家企业为第三梯队。东风集团以1.82万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主体是东风商用车,其余支撑单位还有东风本部、东风新疆、东风随州等。大运系合计1.27万辆,其0.7万辆重卡和0.43万辆轻卡也很有特色。与之类似的还有四川南骏的1.11万辆,重卡和轻卡大致相当,分别为0.46和0.5万辆。五征旗下的浙江飞碟则恰好相反,受母公司五征的农用车大户身份影响,合计1.18万辆的大部更倾向于轻型自卸车。东风柳汽乘龙系列则合计1.04万辆,以过万辆态势保持“自有节奏”。
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下),带您看看今年自卸车销量王者到底是谁 - 第5张

对TOP10企业集团的热销车型进行结构统计,选择各家单一公告车型销量前五的产品进行横向比较,可知:

  • 前七家企业集团的TOP5车型均未超过40%,最大值为福田系的38.7%,最小值为重汽系的16.0%和东风集团的22.8%。其中单一车型销量在10辆以上的公告,福田系有166款,陕汽100款公告,重汽系222款,上汽系109款,一汽系83款,东风集团113款,大运系61款。若以前七家的122款中位数为参考线,可知:陕汽、上汽和东风保持在行业平均水平;重汽和福田则明显高于其他企业,前者是因为重汽系旗下整车厂众多、导致产品整合难度大,难免出现各自为政的局面,近年来重汽集团不遗余力推行产品资源整合也是出于此种考虑,后者则是福田系尤其擅长轻卡类自卸,产品结构与常规车企有异亦可理解;一汽和大运则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前者更加凸显了产品标准化工作的彻底性,后者则主要受限于体量而只能做有限度的公告申报。
  • 后三家企业的TOP5车型占比均在半数以上,以销量10款以上的车型公告衡量,五征飞碟为41款,南骏36款以及东风柳汽34款,与前七名企业相比具有更集中的特征。相较而言,产品结构相仿的大运系和四川南骏,前者产品更多、更杂,依然保留“更进一步”的野心,后者则更易于批量化,即利用有限的产品资源实现最大的销售效果。飞碟和东风柳汽虽受制于“产品公告即是竞争资源”,但也不必跟风于行业,在生存无忧时保持自己的特色也是一件幸事。

前五名企业热销车型TOP5细看

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下),带您看看今年自卸车销量王者到底是谁 - 第6张

福田系TOP5热销车型恰好为单一车型销量超2000辆的车型,具体为:①时代金刚系列轻卡BJ3046D9JDA-AA的7370辆,搭载云内2.67L、95马力柴油机,主销广东、江西、湖南等地,也是全行业单一车型销量最大者,相对偏南方地区。②祥菱M系列小卡BJ3040D8JBA-AA的3479辆,搭载全柴2.27L、88马力柴油机,主销四川、贵州、河南等地。③瑞沃E3系列轻卡BJ3046D9JBA-FA的2432辆,主要是云内2.67L、95马力柴油机(2019辆),亦有少量全柴2.55L、95马力柴油机(413辆),主销江苏、山东、天津等地,相对偏华东地区。④瑞沃E3系列重卡BJ3183DKPFA-FA的2272辆,全部搭载玉柴140/160马力柴油机,主销广东、江苏、山东等省。⑤瑞沃E3系列轻卡BJ3042D9JBA-FA的2187辆,全部搭载全柴2.27L、81/68马力柴油机,属经济型产品,主要集中在浙江。

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下),带您看看今年自卸车销量王者到底是谁 - 第7张

陕汽集团TOP5热销车型均为8×4四轴31吨车型,主要有:①德龙X3000系列SX3310XC61B的2643辆、SX33105C406B的2400辆和SX3319XD426的1776辆,主要销往陕西和新疆这两个西北大省,地理优势明显,发动机主要匹配潍柴400/430/460/500马力柴油机,另有部分西安康明斯动力。②德龙新M3000系列SX3310MB246的2402辆,主要在江苏、河南等西北以外地区销售,搭载潍柴300/340/350/375马力柴油机。③陕汽商用轩德X6系列SX3315GP5的1780辆,匹配潍柴270/300马力柴油机,主销广东地区。

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下),带您看看今年自卸车销量王者到底是谁 - 第8张

重汽系由于实际已售公告车型较多、“稀释”了部分销量,因此除前两名外的销量均未过千辆。具体:①重汽豪沃T5G系列ZZ3317V286GE1的2075辆和ZZ3317V256GE1的1034辆,主要匹配重汽动力375/400/445马力柴油机;另外潍柴400马力也有大量装机,主销江苏、山东、天津、广东、新疆等省份,可谓全国开花。②重汽成都王牌腾狮系列CDW3040H2A5的865辆,与南骏祥康系列同款驾驶室,搭载一汽2.2L、110马力柴油机,主销湖南、四川,亦有地域特色。③重汽豪瀚N5W系列ZZ3315N286WE1的859辆,搭载重汽动力340/375马力和潍柴340马力,主销广东和江苏两省。④重汽豪沃ZZ3257N4147E1的800辆,搭载重汽动力310/380/440马力,主销河北、贵州等地。

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下),带您看看今年自卸车销量王者到底是谁 - 第9张

上汽系热销车型TOP5均为上汽红岩,且发动机均为内部配套,包括上依红动力和上柴动力。具体看:①红岩杰狮GENLYON系列共4款,搭载上菲红350/390/430/450马力柴油机,包括1款6×4三轴25吨和3款8×4四轴31吨。三轴版CQ3256HXVG424L的2497辆主销重庆、四川和贵州,具有西南地区特色;四轴版CQ3316HTVG276LA的1726辆、CQ3316HXVG306L的1487辆和CQ3316HXVG426L的1475辆,主销江苏、广东、安徽、新疆等西南以外省份。②另有一款红岩杰豹GENPAW系列CQ3316AMVG286的1611辆,搭载上柴280马力或上依红动力290/350马力柴油机,基本都销往广东。

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下),带您看看今年自卸车销量王者到底是谁 - 第10张

一汽解放主要是8×4四轴31吨的两大产品系列:①著名的“常青树”J6P系列,全部匹配一汽自家动力系统,覆盖390/420/460/500/550马力柴油机,包括CA3310P66K24L1T4AE5的2364辆,CA3310P66K24L6T4AE5的1967辆和CA3310P66K24L7T4AE5的1542辆,主销东北三省、中原、西北和西南地区,②解放又一力推产品JH6系列全部匹配潍柴动力,与J6P形成明显区隔,市场可各取所好,覆盖375/400/430马力柴油机,包括CA3310P27K15L1T4E5A80的2274辆和CA3310P27K15L3T4E5A80的1412辆,主销华东地区。由此可知,解放自卸车也形成了全国覆盖的特点,体现出深厚的企业底蕴。

潍柴玉柴云内动力前三甲,合计六成占比且各具特色

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下),带您看看今年自卸车销量王者到底是谁 - 第11张

因柴油动力占据绝对优势,对今年1-7月总计28.81万辆的柴油自卸车进行动力品牌系列细分,将国五/国六排放做一并统计。

  • 潍柴、玉柴和云内动力分列前三甲,分别销售7.58万辆、5.83万辆和4.71万辆,占比26%、20%和16%。在自卸车这一大类中,平心而论三甲动力的差异并不如想象中的大,阶梯差在5%左右,对应大约1.5万辆。
  • 其他未及一成占比的有解放动力、重汽动力、上菲红和全柴动力,其中前三者均以大马力的重型机为主、多为内部配套,全柴则是独立第三方零部件供应商,主要在轻型自卸上保有一定份额。
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下),带您看看今年自卸车销量王者到底是谁 - 第12张

具体看,轻中重卡类自卸车在动力品牌选择上各有特色:

  • 重卡类销量约20万辆,也是各家争夺的主战场。潍柴作为拥有自家整车企业和大量行业配套关系的零部件厂商,销售6.44万辆、1/3市场占比;玉柴作为独立配套的第三方则为5.28万辆,27%份额与潍柴的差异并不大;重汽、上菲红和一汽解放动力位列其后,印证了重型机为主的特征。
  • 轻卡类销量近8万辆,也是新一轮“治超”的重点关照对象,未来将向3.5吨以下蓝牌小卡和4.5吨以上的黄牌轻卡转移。该领域的王者为云内动力,合计3.6万辆、近半数占比也巩固了行业地位;全柴动力以1.67万辆、两成占比位居次席,主要傍上了北汽福田的“轻卡自卸头名”;潍柴旗下的扬动和一汽解放也有一定份额,可见轻卡类自卸车依然是不容放弃的“唐僧肉”,值得各大发动机厂重点布局。
  • 中卡类是自卸车的小众派,合计仅有1.27万辆、整体销量有限,云内、玉柴、潍柴和一汽解放动力都是兼顾此类车型。

经济建设影响市场销量,六大区都有代表省份

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下),带您看看今年自卸车销量王者到底是谁 - 第13张

作为经济建设的晴雨表,自卸车销量的多寡可直观反映某地区的基建水平。从今年1-7月来看:销量最大的华东七省以8.57万辆、30%占比成为全国领跑地区,也是各大工程的“多发地带”;其余五大地区都在一成左右,分别是西南五省4.7万辆>华北五省4.16万辆>华南三省3.95万辆>华中三省3.29万辆>西北五省3.17万辆。东北三省再度垫底,仅有1.16万辆、4%占比,明显缺乏经济增长活力。

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下),带您看看今年自卸车销量王者到底是谁 - 第14张

分省份来看,六大区域都有销量突出的代表(甚至不止一个),而东北则由于整体低迷而缺乏亮眼表现。具体看:华南地区的广东以2.67万辆领跑全国,作为大湾区建设的主要发力点,自卸车的热销也在情理之中。西南地区的四川以2.08万辆位居次席,包括重庆也有超过万辆表现,其着力打造成都市的“新一线城市”和“成渝双核”提供了最好的发展动力。华北地区的河北以1.97万辆位居第三,诸多厂矿单位以及雄安新区的建设提供了大量用车需求。与之类似的是华东的浙江1.93万辆,同区域内的江苏1.8万辆、山东1.61万辆,以及过万辆的安徽和江西,共同促成了华东七省的繁荣。华中地区的湖北1.34万辆、河南1.07万辆,西北地区的新疆1.2万辆和陕西的1.05万辆都是全国中上水平。东北地区销量最好的辽宁0.53万辆,在全国则处于下游,略逊色于福建、湖南和云贵地区,与甘肃、京津大致处于同一水平。

以上为2021年1-7月自卸车市场简析,笔者从时间轴、吨位段、燃料类型、热销车型、动力品牌和各区域市场表现情况进行了盘点。作为N类货车中“独具特色”的一种基本车型,自卸车以柴油为主的格局也使其在国六排放实施后迅速降温,真可谓“夏未尽,秋已至”。值此拐点来临之际,自卸车行业更多还是要看到新排放阶段的正常运行年份,在新一轮“治超”的约束下,加之新能源的感召,运力结构的调整将成为国六时代的主旋律,这也为下一步的市场发展提供了更多的支撑依据。随着城市圈建设和重点工程项目的机遇来临,自卸车在“十四五”期间依然大有可为。(完)

图文:C3


本文原创,作者:提加小编,其版权均为提加商用车网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tplus.com/truck/150735.html


相关文章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