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房车现在卖的好吗?哪些品牌值得买?2月房车市场详析告诉你

旅居车也称房车、RV(Recreational Vehicle),是一种用于娱乐、休闲和旅行的汽车。近年来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旅居车市场也在不断扩大,成为专用汽车产品中发展较快的一种“乘用型”产品。

按照国标GB/T 3730.1-2001《汽车和挂车类型的术语和定义》,旅居车(motor caravan)是一种具有生活设施结构的乘用车,包括“座椅和桌子,睡具(可由座椅转换而来),炊事设施和储藏设施”。按照国标GB/T 22550-2008《旅居车辆术语及其定义标准》,旅居车包括“用于短暂或季节性居住并满足建筑要求和道路车辆使用要求的单元”的旅居车辆(leisure accommodation vehicle),以及“满足建筑要求和道路车辆使用要求的挂车类旅居车辆”的旅居挂车(caravan)两大基本类别,另有刚性、可折叠、可扩展、自行式等多种参数,不做枚举。

大致而言,旅居车辆其实是一种移动方舱,主要特征是有生活设施,而且更具建筑领域的装修色彩,由此也衍生出多个规模各异、风格多变的团队流派。随着旅居市场的红火,新来者在不断涌入,行业竞争也日趋激烈,由于市场和产品异常分散,迅速达到“红海”的饱和度。据笔者了解,作为一种极度细分的汽车品种,行业官方渠道并无旅居车的相关统计,更谈不上分析,加之各种渠道的人为放大,导致旅居车行业有些“数据失真”。鉴于此,笔者拟用此前的经验,对旅居车市场与产品进行尝试性扫描与跟踪,目的很简单:通过客观的描述,还原行业的本来面目。考虑到对行业尚不熟悉,笔者也决定选择受新冠疫情影响严重、旅居车数量较少的2月份作为开端,采取“既往不咎,不做累计”的月度更新方式,对这一领域进行“探索式”解读。

2020年2月旅居车市场情况

首先对笔者使用的市场数据统计口径进行简单说明。鉴于此文主要分析国内旅居车行业,因此海关数据的纯进口车辆不在分析范畴。同时考虑到产销关系,笔者不采用偏重“产”的合格证数据,而是使用偏重“销”的国内已售车辆终端数据,取消了库存车对数据的干扰。这其中也要指出,由于挂车类产品不在统计范畴,因此笔者的市场分析仅指5字头的旅居车(XLJ类),不包括9字头的旅居挂车,以及“泛房车”的商务车(XSW类)、办公车(XBG类)等5字头专用车辆,请读者注意甄别。

受春节以来的新冠疫情影响,国内汽车市场大幅跳水,传统乘用车行业同比下降80%以上,个体消费受到明显抑制。在此种情况下,作为消费用车的旅居车也受到波及,2月份只有64辆销售记录,同比下降73.8%。尽管有春节月度自然波动的因素,但今年2月的旅居车行业依然是“怎一个惨字了得”。

关于旅居车辆的产品分类,笔者依据汽车结构将其分为五种:其一是轻客类,也是旅居车里份额最大的产品种类,具体包括客厢一体式的VAN车型,房车业俗称自行式B型;以及“轻客驾驶室+轻卡式底盘”的CAB车型,也就是轻客的底盘车,俗称自行式C型。其二的卡车类很好理解,包括微卡、轻卡,以及名为多用途货车、实际上限3.5吨的皮卡,对应自行式C型;而车长超过6米的中重卡属于自行式A型;另近年流行的重卡级越野房车因属于特殊结构而不做单独划分。其三的客车类相对少见,主要是中巴类,以骨架车身为主要特征,包括考斯特或长头结构(校车样式),对应自行式B型;以及更罕见的中客或大客,对应自行式A型。其四则是乘用类,主要指的是MPV等小型商务车或露营车、却以旅居车名义申报的产品,对应自行式B型,目前已不多见。最后则是挂车类,包括中置轴、鹅颈挂车等,对应拖挂式A、B、C、D型,至于更特殊的背驮式房车也划入其中,虽这些车辆不在笔者的市场篇中体现,但在产品篇里会有涉及。

从产品分大类来看,轻客类依然是旅居车的绝对主力产品,月度占比超过八成,虽然同比大幅下滑,但主流态势不变,而且CAB类要优于VAN类。卡车类则仅有一成占比、颓势明显,包括皮卡类房车也没有好的表现。由于卡车产品开发之初就是为了载货需求而考虑,因此纵然有更大的空间,卡车类也始终不是乘用性质的旅居车首选对象。但值得关注的是,吉利远程RE500增程式轻卡成为仅有的2辆轻卡房车销售记录,分别销往陕西西安和江苏南通,房车能否借助新能源觅得新的市场契机,目前依然值得观望,毕竟有限的产品与销量还不能说明问题。至于小众派的客车类,则只有3辆中巴记录,包括考斯特的江铃晶马福运、九龙C6和长头的五菱2代各1辆。

关于旅居车的“大小”选择,比较直观的就是车辆的吨位级别。按照GB 9417-88《汽车产品型号编制规则》,由于旅居车均为5字头XLJ类,型号中的第2-3位数字代表了车辆总质量(t)的主参数,因此可以做级别上的一般性判定。不过由于采取“四舍五入”原则,以5040级别举例,理论上涵盖的是3550-4549kg,即便是3549kg也无法进位,又实际因政策无法超过4500kg,因此在实际操作中也存在一些特殊的参数设定,可视为满足政策法规的“公告车”。前文所提,轻客是旅居车的主要品种,因此在4吨级这个轻客更具改装优势的领域,市场占比也要超过八成,主要是蓝牌上限的4.5吨,以及大通V80的3.8吨和4.1吨。

从原型车来看:轻客类的南汽欧胜和上汽大通V80并驾齐驱,前者擅长CAB,后者擅长VAN;至于把持轻客行业龙头地位的江铃,在旅居车上似乎不够“擅长”,本月市场端也没有过人表现。另外“三小”的东风御风、福田图雅诺和江淮星锐也都有销售记录,不过御风明显在旅居行业发力更多,图雅诺和星锐至今没有出现CAB车型。皮卡类的日产Navara和江西五十铃的D-Max则成为首选,似乎合资车型成为最好的背书,国产皮卡仍需努力。

由于旅居车行业存在各路流派,有资质的,借资质的,专心做出口的,或者干脆只做场地车辆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也都是一种活法,因此“多小散乱”也是行业难逃的魔咒。今年2月份,行业至少实现1辆销售的企业就有28家,而1辆以上的企业则有13家,且销量均为个位数、彼此差距极小。因此,很难用TOP10或TOP5对行业进行分类,故只列出主要的旅居车企业,其中属于整车企业性质的有宇通客车、上汽大通、北汽常州和吉利四川4家。

从销往目标城市来看,由于旅居车的个人消费属性,导致车辆可能分布在各个地方,不会体现公交或出租等公共交通用车的明显集聚性,因此分散化、去中心化也是旅居车的一大特征。总体来看,销售大于1辆的前16个城市小计有34辆,整体占比53.1%,集中度不够高,市场依然存在明显的分散特征。

2020年2月旅居车辆新品情况

2月13日,工信部下发第328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其中共申报有40款旅居车辆新品。值得注意的是,“红头文件”并不等同于“新产品公示”,虽然各路媒体习惯把公示当成“大新闻”,但其实公示车型本身就是“薛定谔的猫”,存有变数的数据只能看看了事,万不可用于具体分析,笔者已多次强调过这个观点,以下做具体说明。

总体来看,40款旅居车辆新品中:轻客类达到25款,占比六成,而市场端数据也印证了这一形势,即在旅居行业依然轻客为王。进一步看,VAN类18款,CAB类7款,本批“面包车”要比“底盘车”更受青睐。卡车类则为6款,包括皮卡类4款、微卡和轻卡各1款,均属于补充型产品,非行业主流。此前笔者曾听闻某些皮卡厂欲将房车作为重点发展方向,如此看来明显偏离主业。另外9字头旅居挂车则有9款,这也是笔者唯一将其纳入统计范畴的领域。

从旅居车辆分大类的吨位分布看,轻客类新品主要集中在5040级,即欧系轻客领域,达到19款、占比约半数。其余数量较多的有:轻客5030级的6款,主要是新全顺V362;卡车5030级的5款,主要是4款皮卡类车型;以及挂车9010级的5款。

从旅居车原型车来看:本批江铃系达到9款,行业新品居首的态势却与市场端的表现不成正比,当然2月也是异常的市场,需要继续观察一段时间才好下结论,具体包括新全顺5款、全顺新世代3款和江铃特顺1款,都有CAB车型。上汽大通在推出新一代产品V90后,其正处于市场与产品的双重上升势头中,本批新品便达到4款,而且也有CAB车型;大通上一代的V80则继续“宝刀不老”,保有3款新品申报。南汽依维柯则主要押宝在欧胜的成败上,目前看来市场和产品反应尚可,但整体不愠不火。北汽福田是企业行业中较为少见的“商用车全品类覆盖型企业”,本次轻客领域的欧系图雅诺和日系风景G9也各有1款新品。东风股份的御风轻客则在旅居车领域持续发力,在完成CAB车型转化后,御风也已开始国六排放的产品布局,是房车行业中的又一股新兴力量。进口类的奔驰Sprinter本批也有1款新品,IVECO的进口Daily则未见申报。皮卡方面,本次主要是长城风骏7、上汽大通T60和江西五十铃铃拓3款,而且有2款为单排座皮卡。卡车方面,本次仿Citreon Type-H的长安神骐T20微卡,以及飞碟谛途4吨轻卡各1款。

主要申报企业来看,本次有8家企业实现了1款以上的新品申报,合计20款、占比半数。包括挂车类的山东吉鲁PG和湖南星通工业XTV,轻客类为主的湖北合力HLQ、江苏海门顺旅MSL、河南亿拖CYT和河南新飞专汽XKC,以及皮卡为主的河北览众LZR和湖南星通汽车XTP。

则是2020年2月旅居车市场与产品的扫描式分析,作为一个全新领域,笔者此前对旅居行业关注甚少,本次也是在友人的鼓励下尝试写作,如有不当之处还请专业人士批评指正,指明更具体、更贴合行业实际的方向,以便更好完成这一话题。(完)

图/文:C3

本文原创,作者:编辑张靖,其版权均为提加商用车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tplus.com/zyc/100764.html
8
提加小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