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客车科技科普-正文

前身与石家庄两大汽车厂有关,今被正式叫停,石家庄中博汽车这些年到底经历了啥?

2021年度的工信部特别公示出现了很多近年来著名企业的身影,石家庄中博汽车有限公司便属其类,亦是“双停类”客改厂的华北地区代表。

前身与石家庄两大汽车厂有关,今被正式叫停,石家庄中博汽车这些年到底经历了啥? - 第1张

作为银隆新能源打入石家庄公交市场的关键,广通客车自2014年后成功将上一任主角丹东黄海挤出游戏圈,石家庄中博的“重启”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不过古语云“飞鸟尽、良弓藏”,随着2020年最新一轮石家庄公交招标由宇通客车和中车时代分得订单,银隆这次“河北大冒险”也走到了尽头。

对于正处风口浪尖的石家庄中博,媒体不再像几年前的长篇累牍大肆报道,一个正宗“庄里造”的汽车品牌在悄无声息中走向了终点,而这与石家庄汽车工业史上的“石汽厂”又息息相关。此前虽有一些文章试图对其进行解读,但对于中博厂和石汽厂的真正渊源与发展演化路径却语焉不详,甚至连汽车工业管理最基本的整车与改装企业分类都混淆不清。故笔者结合竞业信息数据库与相关史实,利用此篇文章进行系统性回顾。

前身“石汽改”始建于1970年,90年代业绩持续飘红

根据《中国轻型汽车工业史》记载,1970年河北省机械局组织汽车会战,建立了一批汽车制造及改装企业,石家庄中博的前身石家庄市汽车改装厂就此始创,使用“向阳牌”商标和SG企业代码,开始了自己的改装汽车生产史。

前身与石家庄两大汽车厂有关,今被正式叫停,石家庄中博汽车这些年到底经历了啥? - 第2张

石汽改原为中国汽车工业公司直属厂、中汽联会员单位,1987年与北京汽车制造厂实行紧密联营,成为北汽摩联合制造公司成员厂。上世纪80年代,石汽改主打SG121/130轻型载货汽车、SG212/221/222越野车五大系列,以及8-23座的客车、客货两用车和旅行车等,并为农业部、计生委、技术监督局、各大银行提供多种用途的专用汽车,其中向阳牌啤酒运输车在1983年全国汽车展评会上荣获“工艺优秀奖”,可谓小荷初露。

前身与石家庄两大汽车厂有关,今被正式叫停,石家庄中博汽车这些年到底经历了啥? - 第3张

上世纪80年代后期,石汽改适时进行产品升级,形成了年产2000辆轻型改装车的生产能力,“八五”改造后达到年产5000辆能力。其间石汽改也开始使用同城兄弟石汽厂驰名天下的SQ6450系列底盘,生产SCG1030S双排座货车和SCG5031X厢式汽车。其中SCG1030S在1989-1990连续两年国家行检中荣获一等品,并于1991年列为免检产品,SCG5031X则荣获“振兴河北经济奖”,企业也成为河北省汽车工业集团公司直属全民企业,一跃成为石家庄市利税大户。

前身与石家庄两大汽车厂有关,今被正式叫停,石家庄中博汽车这些年到底经历了啥? - 第4张

1993年石汽改更名为石家庄轻型汽车厂,企业代码调整为SQQ。此时的石轻汽已形成多种产品批量能力,包括SQQ1020/1030/S/SY双排座载货车,“硬顶吉普”SQQ2020/2030/6440/6480系列轻型客车,以及SQQ6540旅行车(仿北旅中巴)和SQQ6600小型客车(仿丰田“方头”Coaster),甚至推出了具有时代特征、仿丰田Hiace轻客的SQQ6481旅行车(彼时沈阳金杯已正式引进SY6480海狮轻客)。随着产品日趋成熟、业务日渐红火,“树大必招风”的规律随之降临,石轻汽的“下一步发展问题”也被正式提上河北汽车工业的日程。

与“同城老大哥”石汽厂合并,6450及底盘成主打产品

1994年6月28日,整车类的石家庄市汽车制造厂与改装类的石家庄轻型汽车厂正式合并,组成石家庄汽车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即“新石汽”集团,主打“征天牌”的石汽厂SQ和“向阳牌”的石轻汽SQQ就此成为一家人。随着企业的正式更名,SQQ的企业代码就此封存,开启了新一阶段的“石器时代”。只是谁也未曾想到,虽然具有了现代化体制和集团化运营模式,新石汽却迅速走入了下行通道不能自拔直至草草卖身,此为后话。

前身与石家庄两大汽车厂有关,今被正式叫停,石家庄中博汽车这些年到底经历了啥? - 第5张

石汽厂前身为石家庄汽车修理厂,1970年河北汽车会战期间转产汽车,通过仿制解放CA10B汽车逐步发展为中型载货汽车企业,生产SQ/CA141L长轴距5吨载货汽车、SQ141SQ3随车起重运输车、SQ345后翻自卸车、SQ932半挂汽车列车等,并推出了升级换代的SQ145型5吨载货车,百公里油耗从26.5L降为16L,极大改善了燃油经济性。

1982年在河北省汽车工业公司的组织下,石汽厂按照京津冀联营公司确定的产品方向,开始着手准备转产轻型汽车。1984年企业归属中国汽车工业公司后,开始以北京牌BJ130和BJ121轻型载货汽车底盘为基础,生产2吨级自卸车SQ330、1吨级SQ121载货汽车以及20余种专用车。

前身与石家庄两大汽车厂有关,今被正式叫停,石家庄中博汽车这些年到底经历了啥? - 第6张

1988年4月,中国汽车工业联合会组织中汽研及湖南汽车制造厂HNQ、石家庄汽车制造厂SQ、江苏仪征汽车制造厂YQC等25家整车、改装及零部件生产企业,联合进行ZQ6450(4×2)和ZQ6450Y(4×4)系列轻型客车专用底盘的开发工作,1989年12月正式通过国家级技术鉴定。其间为便于改装企业的统一生产,中汽联又责成武汉轻型汽车制造总厂WHQ牵头、对车身造型进行了联合试制,形成了全国统一的车身造型:长头五门,全金属无骨架封闭式非承载结构,兼具轻型越野车与轿车的造型特点,是一代较为理想的新车型,具有80年代先进水平。

1989年石汽厂贷款1003万元投入ZQ6450专用底盘项目,同年9月兼并正定县化工厂成立改装分厂,并作为SQ6470轻型客车的主要生产基地。进入1990年,石汽厂全年生产3千余辆轻型客车专用底盘,并形成5000辆年产能力,彻底完成了向轻型客车专用底盘和轻型客车生产企业的转变。

前身与石家庄两大汽车厂有关,今被正式叫停,石家庄中博汽车这些年到底经历了啥? - 第7张

与此同时,石汽厂也利用自产底盘资源,生产上世纪8、90年代重要的“变型车”双排座载货车,今天我们更多称其为皮卡。最常见的SQ1020S这种“三厢式”轿卡采用SQ6450两驱底盘,搭载95马力或85马力汽油机,最大载重量500kg。另有SQ1020S1/SY这种仿丰田Hilux驾驶室外观的产品,很大可能是借助北京海玉BHY的配套关系获得的零部件资源(亦为后来的一汽北京,考据史见https://www.cntplus.com/truck/95611.html),当然货厢部分则完全不同,从后轮钣金件、龙门架加强角和封闭式货厢盖可知(甚至前中网和前保险杠也不完全一致),这至多是石汽厂利用外购驾驶室资源进行的二次制造,毕竟对于全国性的6450底盘大厂而言完全不必舍近求远。

由此亦可知,石汽厂的数款“皮卡”其实是利用自制SQ6450/Y系列底盘的“变型车”,这在各种史料中都有明确记载。至于国内有些汉化文章认为这是石汽厂外购了“一汽皮卡的二类底盘”,其说法源头均为国外某同好网站的推测,并杂糅了国产作者的二次加工,望读者朋友们心中有数。

天同、华泰只是过客,中博最终折于银隆手中

上世纪90年代前半段,石汽厂连续创下年产6450系列整车/底盘超万辆的骄人战绩,1992年更创下1.67万辆的最佳年产销记录,不过这也是有史可载的最后辉煌。90年代后半段的中国汽车业风起云涌,先有微型车搅局,后有第一批自主品牌集体冲关,加之农用车及变型车们异军突起,80年代末联合开发的“共享车型”后继乏力,合并后的新石汽转瞬间成为明日黄花。1996年,新石汽6450系列销售不到1500辆,仅及四年前的一个零头,曾因大规模技术改造而欠下的巨额贷款此时反成了无用的累赘,市场在抛弃你时连句招呼都不会打。

前身与石家庄两大汽车厂有关,今被正式叫停,石家庄中博汽车这些年到底经历了啥? - 第8张

1997年,同城兄弟石家庄拖拉机厂登上历史舞台。始创于1974年的石拖厂通过对新石汽、石家庄柴油机有限公司、石家庄市轻工机械厂等企业的兼并与资产重组,形成新的大型企业集团——天同集团有限公司。“九五”期间,天同集团重点打造拖拉机、汽车、三轮农用车、四轮农用车、柴油机、立体停车设备和新型建材共七大门类,意欲实现集团化的跳跃式发展。此时的天同集团一举完成了整车类、改装汽车类和农用运输车类三大资质的包揽,可惜“样样通却样样松”,最终也未能拯救6450系列,1998-2000年分别生产126辆、462辆和29辆,这款今不如昔的经典车型终于在世纪之交走到了历史的尽头。2002年2月国家经贸委第11批红头文件,石家庄天同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更名为石家庄华泰汽车有限公司(整车+改装两块目录牌照)。次年3月国家经贸委第39批,整车类目录企业更名为荣成华泰汽车有限公司,注册和生产地址变更为山东省荣城市荣山大道,整车类的石汽厂正式成为历史,结束了“工具人”的使命。

好在新石汽名下的另一张民用改装类目录资质并未被遗忘,2004年8月发改委第77批,企业更名为石家庄中博汽车有限公司——也就是本篇的主角,开始了新世纪的沉浮。在公告历史上,中博厂仅有一款使用天同牌商标的SQ6750A客车,大约也是对前东家的一种回忆罢。结合市场实际情况,更名后的石家庄中博选择了大多数客改厂的做法,即围绕农村客运和县级市场进行产品布局,全部为6-7米农客中巴和小公交,在华北、东北和西北的县域市场中不难见其身影。2008年的SQ6603轻型客车更是采用了著名的“行业公模”,国六时代续作至今仍在湖南赛特HS6601A6中巴上有所应用,可见其强大的生命力。

前身与石家庄两大汽车厂有关,今被正式叫停,石家庄中博汽车这些年到底经历了啥? - 第9张

2013年5月,苦寻新主的石家庄中博终于与急于扩张的银隆新能源携手,成为其下属的全资子公司。银隆新能源也宣称将在正定新区打造年产2万辆客车和10万辆SUV的新能源产业基地,一期投资34亿元、占地1508亩。2015年11月工信部第278批,位于正定县青海大道1号的中博新厂区完成迁址投用,石家庄的银隆制造时代正式开启。不巧的是次年2月工信部第281批,国家对乘用车生产资质进一步整合与优化管理,本属于民用改装类的石家庄中博也被“适时”撤销了乘用车生产资质(同期石家庄双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HBJ也榜上有名)。好在此时的中博已定位为新能源公交企业,与石家庄公交度过了几年的蜜月期。

此后几年里,石家庄中博迅速进行广通产品的系列化,申报了18米铰接、13米三轴双层、仿古铛铛车、旅游车等7-18米的全系列BEV城市客车及座位客车。不过随着银隆在庄里的逐渐失宠,2019年11月工信部第325批的SQ6121BEVBT22纯电动城市客车也成为银隆旗下石家庄中博厂的最后一款公告。在上演文初介绍的一幕后,银隆已将华北布局的重心调整为天津广通TJR,寄希望于新一轮“地方保护”拯救其摇摇欲坠的汽车业务。当然石家庄最后一块地产客车品牌,也就这样折在了银隆新能源手中。

小结:两块目录“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文末对两家涉事目录企业的历史渊源进行简述。

前身与石家庄两大汽车厂有关,今被正式叫停,石家庄中博汽车这些年到底经历了啥? - 第10张

本文的主角石家庄中博厂原为民用改装类第(三)04号企业,生产广通客车牌、SQ系列产品。前身石汽改SG/SCG、生产向阳牌产品,后更名石轻汽SQQ,与整车类的石汽厂SQ合并、再次更名为“新石汽”,在历经天同、华泰后再次单飞并更现名,后银隆新能源入主并完成新厂迁址,在吃完石家庄公交订单并最终失宠后惨遭“战略性放弃”。

另一家涉事的石汽厂为整车类第23号企业,生产征天牌、SQ系列产品,上世纪90年代国内6450轻型客车底盘最大供应商之一,在与石轻汽合并后的“新石汽”业绩持续下滑,虽历经天同集团短暂入主,最终被华泰汽车收购目录资质并完成迁移,就此彻底走入历史。

前身与石家庄两大汽车厂有关,今被正式叫停,石家庄中博汽车这些年到底经历了啥? - 第11张

下篇我们对华北地区另两家企业——北京天坛海乔和山西原野的相关掌故进行介绍,欢迎继续关注“C3看历史”系列。(未完待续)

图文:C3


本文原创,作者:提加小编,其版权均为提加商用车网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tplus.com/bus/153234.html


相关文章

换一批